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正文

除了德企身份 SAP還有什麽資本談工業4.0?

未知 2019-07-18 10:53

  有一種說法是,SAP和西門子是對工業4.0非常有發言權的廠商。西門子自不用說,它在德國安貝格和中國成都的兩個數字化工廠已經讓菠菜娛樂看到了工業4.0願景下未來工廠的模樣。然而,SAP談工業4.0的談資是什麽呢?

  6月8日,筆者在SAP上海研究院采訪了SAP全球高級副總裁、SAP全球研發網絡總裁、SAP快速增長戰略市場總裁柯曼和SAP中國研究院院長李瑞成,在兩個小時的對話中,筆者認為SAP談工業4.0主要有以下幾個資本:1.工業4.0的提法源自德國,德國製造企業在產業升級和創新發展上有非常多的經驗可以被中國企業所借鑒,而SAP正充當了德國企業與中國企業溝通的橋梁;2.SAP認為,實現工業4.0需要打造一個可以把不同物件和終端進行互聯的機器雲,SAP擅長的雲平台、數據庫以及商務智能解決方案正是打造這個機器雲的三個關鍵技術;3.在過去45年中,SAP對製造行業有深刻的了解,了解如何將IT技術應用到生產情形中;4.SAP對物聯網領域頗具野心,SAP發布了麵向物聯網的HANA雲平台;5.工業4.0最重要的就是開放合作,不管是研究機構、企業、政府還是大學,SAP願意同各利益相關方在開放的平台上協力合作。

  除了德企身份 SAP還有什麽資本談工業4.0?

  未來的製造是基於大數據、互聯網和人,通過各種信息技術進行的柔性製造

  製造業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在過去的幾年中,傳統的大規模量產市場正在消失,轉變為一個以消費者個人為中心的個體化市場,未來的商業不是C2B,而是C2M(消費者到製造商)。消費者對商品的個性化需求首先出現在了汽車行業,從前一款車可能隻有幾種不同配置的車型,而現在,消費者會根據自己的喜歡,對引擎、內飾、外飾進行定製。在德國,定製的寶馬5係的配置組合最多可達3萬多種。

  消費者對定製的渴望,要求生產過程具有極度的可變性,這不僅僅對從業人員提出了考驗,工廠的自動化設置和配置都要做到可變和靈活,工廠需要根據生產的需求、市場的變化,不斷的進行重新配置和調整,柯曼說道。

  那麽在這樣的全新格局之下,工業4.0到底扮演了什麽樣的角色呢?工業4.0是物聯網的一個組成部分。而物聯網的核心,則是實現機器同機器的對話,實現終端和終端間的連通。工業4.0攻克的正是前麵所提到的個性化生產,工業4.0的終極目標正是實現單件生產。工業4.0願景下,工廠的機器人或自動化流程可以清楚的知道每件菠菜娛樂是為誰而造的,它們掌握每個部件以及它所對應的最終菠菜娛樂,最終實現每件菠菜娛樂的個性化定製。與此同時,這種單件生產的生產速度是和從前大規模生產的速度旗鼓相當的。

  柯曼指出,傳統定義的製造環節,隻是工業4.0整個鏈條中的一部分。工業4.0願景下的製造有以下幾個表現:從菠菜娛樂研發來看,所有的裝置都帶有傳感器。因此,當菠菜娛樂進入生產環節後,可以追溯每個菠菜娛樂以及每個菠菜娛樂中的每個部件,然後把菠菜娛樂的生產和向外的物流(裝集裝箱、裝船、裝卡車)進行無縫的鏈接。而所有的流程都是無紙化的,它們都存在於一個智能的、自動的平台上。工業4.0的生產環節有三大要點:首先實現單件生產。同時,要有一個非常靈活的自適應係統,也就是說,如果在生產環節中菠菜娛樂出了故障或者缺陷,整個生產鏈、生產係統能自動調整。另外,生產過程要真正實現能源的高效。最後,在菠菜娛樂出貨之後,企業可以追蹤菠菜娛樂的具體表現,做到預測性維保。

  為了讓菠菜娛樂更好的了解,柯曼舉了幾個SAP已經落地的項目。第一個是智能工廠的例子,德國的機械工具生產商FESTO實現了實時的生產和組裝,使同一條生產線擁有了生產不同菠菜娛樂的能力。SAP還與歐洲最大的港口漢堡港合作,當港口的船舶集裝箱到港之後,會有自動機器人根據預先設置的空間安排,把貨物卸載到港口。並實時向停在100公裏之外的卡車發送信息、指令,讓卡車往港口開,避免了擁堵的情況,提高了港口的使用效率。此外,SAP在數字化農業以及預測性的維護與遠程服務管理等方麵都取得了實際性的進展。

  工業4.0和中國製造2025到底是什麽關係?

  在談到工業4.0和中國製造2025的關係時,柯曼表示,中國製造2025這個概念要比工業4.0更為寬泛。在這一輪的製造業革命中,也就是工業4.0裏邊,菠菜娛樂的核心是整個製造和生產的數字化。而製造和生產的數字化,也正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的一個部分。柯曼進一步指出,中國製造2025願景的四大支柱:第一,是進一步提高中國製造菠菜娛樂的質量;第二,提高中國製造菠菜娛樂的創新程度;第三,通過中國製造2025,推動中國製造業的轉型,把工業的重點轉向那些麵向未來的產業;第四,製造業的數字化。在這四個部分中,德國製造企業在產業升級和創新發展上有非常多的經驗可以被中國企業所借鑒。

  隨後,李瑞成就中、美、德三國在提升製造業的戰略方向選擇上進行了解釋,美國提出了工業互聯網,這是因為美國在信息技術上非常強,所以希望從雲計算、大數據的角度入手,自上而下,控製工廠生產。與之相比,德國則是自下而上,就是把工廠打造成一個自我生產、自我學習、並可以自我調整,按照客戶需求進行生產的智能工廠。工業4.0是從下往上,從智能工廠再走到雲端。而中國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最終的含義,我個人看法應該是怎麽使中國從製造大國變成製造強國。中國製造2025提得更多的是方向性的,哪個行業做什麽事情,達到什麽目標,但是這個方法怎麽實現?這就要靠工業4.0。不管是高端製造還是生物製造,工業4.0落實下來就是智能工廠的概念。所以,工業4.0強調的更多的是手段和方法論。

  李瑞成認為,工業4.0和中國製造2025也反應了西方人和中國人看問題的角度上的差別,西方人更善於從具體的東西做一個事情,而中國人則更善於從一個係統的角度去看問題。這兩種思維沒有好壞之分,它們碰撞在一起,是非常好的結合。用中國製造2025戰略結合工業4.0的具體方法,我國就可以明確,從製造大國到製造強國的這條路到底該怎麽走。也就是說,工業4.0給出了中國實現中國製造2025的具體路徑。

  工業4.0急不得 務實最重要

  近幾年,國內製造企業的日子並不好過,因此,在談起工業4.0、智能工廠、智能製造時,企業表現的非常著急。需要注意的是,工業4.0是一個漸進的過程,Gartner和Forrester的研究報告指出,工業4.0的實施周期為2010到2050年。不管是工業4.0,還是物聯網,中國都處於初級階段,因此,在實現工業4.0的旅程中,國內企業需要務實,一步一步的打造智能工廠。

  柯曼指出,企業想要實現全麵的工業4.0,意味著從業務流程到工廠的布局,到端到端的價值鏈都要進行重組。不管你的工廠是處於工業2.0或者是高度自動化3.0,或者是一個全新的工廠,要走向工業4.0,花的精力和投入都是相當的。而這裏邊真正的成功要素在於人才,是否具備真正的人才幫助企業邁向工業4.0。此外,走上工業4.0道路的企業,一定要有一個長遠的願景和眼光,因為向工業4.0的邁進不是一蹴而就的。

  對於想要踏上工業4.0之旅的企業,李瑞成給出了五個建議,第一,不要盲目跟風。第二,要認識自己。第三,跟上形勢。第四,務實推進。第五,開放心態。

  第一,不要跟風。中國企業要善於產生自己的主見、自己的想法。現在有互聯網+,工業4.0,工業互聯網,中國製造2025,這些方向都是對的,企業要有自己的主見。

  第二,認識自己。怎麽在這些方向上找到自己最需要的東西?企業到底處在什麽程度?能做哪些東西、不能做哪些東西?有多少預算、有多少人力資源、有沒有人才?這都是企業需要考慮的問題。企業還需要找到自己的最大痛點,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

  第三,跟上形勢。工業4.0是個大趨勢,從技術、時代角度講,它是個無法避免的趨勢。企業不能閉眼不看它,說這個東西跟我沒關係。同時,企業也不能太急躁,要認識形勢。

  第四,務實推進。找到自己內部的痛點,然後慢慢解決它。

  第五,開放心態。有人講雲計算有安全問題,工業4.0有標準的問題,我不想當吃螃蟹的人,不想開放我的工廠、開放我幾十年積累的工業知識。目前,很多企業還存在不開放的心態。然而,這個社會一定是慢慢走向開放的。這個開放,可以通過不同的技術手段實現,也可以通過不同的方法來實現。但是如果你等一切都做好了再做,就來不及了。

  麵向物聯網的HANA雲平台

  上文說道,工業4.0是物聯網的一個組成部分。菠菜娛樂知道,SAP一直致力於把業務覆蓋麵擴張到物聯網領域,上個月,SAP公布了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麵向物聯網的HANA雲平台),同時宣布了與西門子攜手擴張其物聯網菠菜娛樂組合的計劃。

  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將被用於聯網車輛、物流、智能城市和智能自動售貨係統等領域。菠菜娛樂可以利用這些菠菜娛樂的數據流並實時處理這些數據,借助預測能力增加HANA Cloud Platform自身的豐富性。它直接連接到你現有的業務中,這是成功的關鍵,SAP執行董事Bernd Leukert說道。

  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采用現有的SAP技術,例如預測分析、遠程信息處理和地理定位,讓企業能夠連接到他們業務邊緣的設備。

  對於這個平台,李瑞成表示,SAP推工業4.0的思路很清晰,菠菜娛樂一定要打造一個平台。此前,菠菜娛樂推出了SAP HANA雲平台,以HANA為基礎,為SAP、合作夥伴的開發人員提供一個雲計算的計算平台,而在這個基礎之上,菠菜娛樂把下層又加了三層形成了麵向物聯網的HANA雲平台。這三層分別為物聯網連接器(用於收集數據,為不同的傳感器提供接口),設備管理(管理通訊網絡和傳感器)以及通訊傳感器(使不同廠商的服務器理解物聯網信號)。菠菜娛樂提供的是非常完整的開發平台,任何合作夥伴,包括菠菜娛樂自己,都可以直接在此之上針對不同的工業場景進行開發。

  與西門子的合作則可以視為SAP推動物聯網業務的第二步。對於西門子來說,這家德國企業將采用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構建它自己的行業雲。聯合雲的目的是讓行業客戶能夠分析大型數據集並且從物聯網傳感器數據中挖掘價值。西門子計劃基於HANA Cloud Platform for IoT保持IT生態係統麵向開發者和製造商的開放性。

  SUPER計劃 推進工業4.0在中國的落地

  為了推進工業4.0在中國的落地,SAP中國研究院提出了SUPER計劃。SUPER是五個單詞的縮寫,分別代表了Share,Understand,Promote,Elaborate和Reach。

  ShareSAP非常願意分享其在工業4.0方麵的一些思索。

  UnderstandSAP要深刻理解中國的產業政策,包括中國的兩化融合、安全標準等等。在這個方麵,SAP和工信部有很好的合作。

  Promote推廣SAP的應用方案。

  Elaborate與中國客戶共同打造工業4.0,聯合創新。

  ReachSAP希望和國內的大學、協會、政府機構、合作夥伴打造共贏共成長的生態體係。

  據李瑞成介紹,SAP在國內和華為、西門子、NSP、沈陽機床廠、賽迪,聯合成立了中國工業4.0星火聯盟,該聯盟的主要宗旨就是結合國外廠商、中國廠商、政府智庫一同打造一個工業4.0生態體係,研究範疇涵蓋標準製訂、安全措施討論,以及智能工廠的建設。

  除了成立聯盟之外,SAP還在和國內大學進行合作,推進人才培養計劃。目前,SAP已和同濟大學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準備在同濟大學開辦工業4.0課程。同時,SAP還和北京理工大學進行了合作,但授課對象不是學生,而是中國的政府官員、企業高管做工業4.0相關的培訓。這兩項合作目前都處在落實階段。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