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草而居”:中國製造業轉向“非洲製造”

未知 2019-07-16 10:53

  中國最大的女鞋生產基地華堅集團(下稱華堅)正在把一部分中國製造變成非洲製造。1996年東莞創業,2002年江西贛州建廠,2011年投資埃塞俄比亞(下稱埃塞)。

  華堅成為中國製鞋業第一個走進非洲的企業。正如遠古人類逐水草而居,如今中國製造業逐漸流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而華堅的發展路徑或許將成為越來越多中國製造企業的共同軌跡。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日正在非洲訪問。他在參觀位於埃塞的一家中資工業園時說,中國願優先向非洲轉移適宜和所需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和優勢產能,增強當地自我發展能力,創造更多就業崗位,使中非實現互利共贏。這家中資工業園的招商負責人認為,李克強總理的此次訪問對國內的產業轉移很有意義。

  這是一個令中非都感到高興的局麵: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麵的過剩產能和因勞動力成本上漲而生存空間縮小的傳統製造企業,目前正是非洲舉雙手所歡迎的。

  一家工廠頂起半邊天

  在李克強的埃塞行程中,東方工業園是其中一站。這是中國政府在埃塞唯一的國家級經貿合作區。這座由中資企業建設的工業園2008年被埃塞政府列為工業發展的優先項目,目前已成為埃塞規模最大、設施最先進、條件最完善的招商引資平台。

  園區內有製鞋、汽車組裝、水泥生產等多家製造業企業,員工總人數已達到3800多名,為埃塞創造就業崗位3400個。已經投產的企業包括東方鋼鐵公司和華堅國際鞋城,這也是李克強此次參觀的兩家企業。

  中國駐埃塞大使解曉岩稱,華堅鞋城是埃塞最大的製鞋企業,該廠生產的女鞋占埃塞鞋業出口份額的50%以上,帶動了當地皮革加工、運輸、物流、農場等多領域發展。

  去年5月的數據是,華堅埃塞工廠每天可以生產5000雙成品鞋,為當地解決了2000名本地員工的就業。

  華堅總裁助理危雪剛告訴記者,華堅埃塞工廠是中方獨資企業,菠菜娛樂是埃塞製造,主要銷往歐美市場,享受零關稅。

  在大多數鞋企赴內地及東南亞設廠的大背景下,華堅舍近求遠的步子邁得足夠大膽。華堅為何選擇非洲?在華堅進入非洲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經濟學家林毅夫如此解答:越南的雇傭勞動力相對較少,轉移到越南,很快就會拉高越南的勞動成本,成本優勢很快會消失,發展的後勁不足。而非洲人口眾多,現代製造業非常落後,還處於農業主導的社會。同時埃塞的工資水平非常低,因此競爭力極強,發展的條件非常好。

  2008年2月,林毅夫被任命為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負責發展經濟學的高級副行長。林毅夫牽頭引導世行專家們研究中國、埃塞、越南等國家製鞋業成本與生產率。2011年3月,他向時任埃塞總理梅萊斯分析了其皮革製鞋業的比較優勢:這個國家以牛羊放牧為主,盛產皮革。他建議梅萊斯到中國針對皮革與製鞋業招商。

  2011年8月,梅萊斯利用來華出席第26屆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開幕式的機會,邀請一批中國企業家到埃塞考察。應邀訪問的華堅負責人在三個月後,即到東方工業園投產,並招募幾十名當地員工到中國培訓。不久,華堅生產的皮鞋裝進了運往美國的集裝箱。

  林毅夫認為,在非洲建廠對華堅和對中國的製鞋業都非常重要,因為它為中國鞋業的發展道路提供了一種實踐與嚐試。

  中國,中國,還是中國

  在埃塞的全球發展夥伴中,第一是中國!第二是中國!第三還是中國!埃塞副總理德梅克曾說過這麽一句話。

  李克強此次到訪非洲,有一項活動被賦予積極的象征意義。他在5日下午與埃塞總理海爾馬裏亞姆共同出席亞的斯亞貝巴-阿達瑪高速公路一期竣工揭牌典禮,並為二期工程開工奠基剪彩。

  這條高速公路連通埃塞首都和第二大城市阿達瑪,全長78公裏,是該國乃至東非地區首條高速公路,由中國企業全部采用中國技術和標準承建。

  解曉岩用一組數據表明了中國和埃塞合作程度之密切。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埃塞90%以上的公路、全國的通信網絡、第一條鐵路和城市輕軌、第一個風電場以及幾個重要的水電站等,都是中國企業承建或參與承建的。2013年,中埃塞工程承包市場大幅增長,全年新簽合同額約60億美元,完成合同額近23億美元。

  在製造業領域,中國作為埃塞最大貿易夥伴、埃塞最大外資來源國,近年來在埃塞投資規模不斷擴大。上述東方工業園就是典型代表。查詢該工業園的網站看到,目前已經入駐園區的企業除了東方鋼鐵和華堅鞋城以外,還有東方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玉龍科技建材有限公司、LQY製管有限公司、長城包裝製造有限公司、野馬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等。

  出於本身對工業化發展的渴求,埃塞政府對外資出台了一係列優惠政策。以東方工業園為例,工業園的招商部部長周春龍表示,工業園目前享有的優惠政策包括:區內企業所得稅享受4~7年的免稅期,外匯留存30%等。該工業園被埃塞政府列為該國工業發展計劃中重要的優先項目,政府把電力供應專線鋪設進了園區。

  官方數據顯示,自2009年起,中國已連續五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國,2013年中非貿易額達到2102億元。非洲則成為中國重要的進口來源地、第二大海外承包工程市場和新興的投資目的地。截至2013年底,中國對非直接投資存量達到250億美元規模,在非投資的中國企業超過2500家。

  從中國製造到非洲製造

  非洲對於中國而言不僅意味著遼闊的大草原和奔騰的獵豹,隨著中國的產業升級需要,非洲因其在產業上的諸多空白,被認為是承接中國產業轉移和化解過剩產能的上佳選擇。

  資源原材料豐富、人口紅利巨大,這些都是人們看好非洲的理由。《非洲之聲》雜誌曾刊文指出,2040年非洲勞動力總數將達11億人,且勞動力價格低廉,城市人口比例將達50%,市場潛力無窮,2050年非洲將有20億消費者,其中新興中產階級人數超過6000萬,成為全球最大市場。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的內需低迷和嚴重的產能過剩。去年10月公布的《國務院關於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稱,2012年底,我國鋼鐵、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船舶產能利用率分別僅為72%、73.7%、71.9%、73.1%和75%,明顯低於國際通常水平。

  化解過剩產能的一個重要方式是向國際市場轉移。北京師範大學政府管理學院院長唐任伍(微博)撰文指出,通過瀑布效應,把國內過剩但全球不過剩的產能轉移到產業鏈比中國稍低一些的地方,如近年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不斷發現新油氣礦產資源,但該地區工業基礎和基礎設施相對落後,從而形成了其能源出口的增長瓶頸,中國應該加強與這些國家的經濟貿易往來,加強對這些地區能源、運輸、電力和其他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投資,消化中國過剩的產能。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何亞非指出,過剩產能對中國也許是包袱,但是對其他發展中國家來說,很可能就是他們經濟發展急需的技術和生產能力,而且潛在的市場很大。過去不少發達國家經濟發展過程中在應對產能過剩問題時,都是走的這條道路。而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在沿海地區出現的大批來料加工企業不少就是發達國家過剩產業的接力棒。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諸建芳認為,由於我國鋼鐵、水泥、電解鋁、船舶等行業在全球具有一定技術、裝備、規模優勢,可以積極推動優勢企業進行海外轉移。從發達國家經驗和我國產業實際情況看,傳統過剩行業中的紡織、鞋帽、汽車和機械行業,以及風電設備、多晶矽、光伏太陽能電池等新興產業,都具有較強的海外轉移可能性。

  然而,盡管低成本是巨大誘惑,對於有意去非洲掘金的企業來說,仍有必要弄清楚將要麵臨的問題:非洲的勞動力素質顯然尚待培養。埃塞的工人平均工資隻需每個月300元~400元,但勞動力素質遠低於中國工人。根據世界銀行統計,一個中國工人平均一天可以生產4.5把椅子,一個越南工人可以達到1.9把,而一個埃塞工人隻能是0.3把。

  非洲本土文化與現代工業文明接軌也尚需時日。在當地,工人們大多數沒有儲蓄的概念,他們往往工作幾天就不來了。華堅埃塞總經理魏勇泉說,華堅為此挑選了具有一定教育程度的90名員工,將他們送至東莞的工廠學習製作和管理,這90名員工回到非洲後作為基層領導對工人們進行培訓。

  曾長期在非洲定居的學者陶短房認為,現代製造業必須建立在交通、城建、水電、社會服務等必要的基礎設施,成熟配套的司法體係和良好的投資環境,以及穩定的政局之上。

  陶短房說,南部非洲各國基礎設施近年來雖然有所發展,但交通、能源等方麵的問題仍舊很多。雖然非洲勞動力成本低廉,但勞動效率差、技術含量低,且大多數非洲勞工是文盲、半文盲,職業培訓往往要從掃盲抓起。而政局不穩、腐敗成風、效率低下也是投資的阻礙因素。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