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名人 > 網紅 > 正文

起底三一式商戰邏輯 中聯首度回應“獨白”門

未知 2019-07-21 10:53

  6月27日,在沉默和隱忍了近7個月後,中聯重科副總裁孫昌軍接受媒體采訪,首度回應三一重工的一係列輿論詰責。

  菠菜娛樂希望用事實來說話。孫昌軍說。中聯重科獨董啟動獨立調查後,第三方法律團隊用了6個多月,中聯重科就等了6個多月。

  中聯重科遭遇三一式攻擊

  6月17日,中聯重科發布的獨董調查報告,澄清了這樣一些基本事實:

  2009年,中聯重科沒有炮製所謂間諜門。中聯重科實際上不光是遭到了競爭對手的商業間諜攻擊,還被扣上了導演無間道罪名。

  2012年11月,非法獲取中聯數據的間諜被抓獲後,輿論卻攻擊中聯裹挾司法機關打壓三一,攻擊點是辦案的公安機關不符合司法管轄規定:我偷沒偷先不說,你誰來抓是個大問題。中聯重科的獨董調查報告,專門證明了漢壽縣公安局司法管轄符合規定。

  至於三一梁穩根之子梁在中被綁架案,三一沒有證據證明是中聯重科所為,但卻要中聯重科證明此事與自己無關逼你自證清白。這就已經足夠了,無論你說什麽,都會引來疑慮的目光。

  類似的輿論陷阱還有行賄門,海關門等。如果說《獨白》一文為三一出走長沙營造了一個遭遇間諜、綁架、陰謀、誹謗令300億元融資告吹的惡劣環境,並一度獲得了公眾的同情的話,中聯重科則實際上承擔了構陷,潑誣,黑白通吃等種種指責,被描繪成了一個除了賣淫販毒外,綁架勒索無惡不作的惡徒。

  對這種三一式輿論攻擊,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微博上無奈地總結了這麽一套邏輯:

  有人說他在搞行賄,他說你揭發有問題;

  你告他別玩間諜計,他說你告官沒規矩;

  你說海關查案與我無關,他說你證明綁架案給我看看;

  你呼籲公平競爭要講規則,他一篇獨白恨別長沙;

  獨董調查結果公布,輕飄飄一句公信不足;

  媒體問他是否持股,他反說你又違規披露

  中聯重科的這種無奈和憋屈可以理解。事實上,半年多來,麵對競爭對手的輿論攻擊,中聯重科除了發布兩個聲明(公告)之外,在應對上幾乎是無所作為。有媒體說兩家企業在打口水仗,其實不過是三一重工一家在唱獨角戲。該公司各個領導,以具名或不具名的方式,或接受采訪、或透露消息,吊足媒體胃口,完全主導局麵。

  相比於麵三一的長袖善舞,中聯重科卻始終處於被動挨打中。孫昌軍說,中聯很多管理層都是搞工程機械的,菠菜娛樂不善於跟媒體打交道,在這方麵,還不如一個小學生。

  三一擁有輿論戰基因

  三一確實是一個特別會講故事的企業,並因此受益良多。在2006年凱雷收購徐工案中,不會打字的向文波連發20多篇博客,擎著民族主義的大旗,不但一舉成就了業內意見領袖的名頭,還成功地阻止了凱雷並購徐工,客觀上遏製了徐工的改製,三一重工借勢成為行業龍頭。

  在與中聯重科的競爭中,三一輿論戰的基因也積極發力。原本不為普通公眾所了解的工程機械行業,突然成了媒體上最常見的常客。伴隨著一個個熱點頻出,三一與中聯重科之間的矛盾迅速激化。中聯重科品牌受損,股價下跌。中聯重科一位高管納悶地說:菠菜娛樂是搞實業的,怎麽現在就盡打口水仗了?

  三一為什麽要發動輿論戰呢?分析人士指出,前幾年三一搞多元化動作過猛,擴張步子過大。其汽車項目、風電項目、房地產項目要麽失敗,要麽進展情況不理想。加之其2011年H股融資33億美元方案受挫,使三一在實施既定的擴張步伐時,深感資金鏈緊張。

  在經營業績滑坡的刺激下,三一近來的應對動作開始變形。包括非法竊取其他企業商業秘密,搞惡性競爭、不正當競爭,甚至對競爭對手采取八卦化、妖魔化的方式轉移公眾注意力,乃至借起訴美國總統疑似炒作風電概念等等,已經與一個上市公司的行為規範不大相稱。

  還原一下具體背景還會發現,2012年10月,《獨白》之前,三一重工正處在一個備受質疑的環境中。數據顯示,9月份,作為三一重工主營業務之一的混凝土機械的龍頭菠菜娛樂降幅環比高達94%,可能導致三一重工主營收入出現斷崖式下滑。

  2012年11月,又傳來涉嫌竊取中聯重科商業秘密的三一間諜被警方拘留的消息。此外,十八大期間,梁穩根可能當選中央候補委員的傳言未能兌現,三一麵臨著巨大的輿論危機。

  三一三招暗度陳倉

  這時候,深諳輿論之道的三一,精巧地連出了三招。

  第一招:移花接木。11月22日,《瀟湘晨報》首先報道三一搬遷消息。6天後,網媒跟進報道,揭出三一重工遷都背後真隱情,間諜門事件成總部搬遷導火索。但在這裏,間諜門已不再是三一員工涉嫌竊密,而已演變成中聯重科裹挾公安機關,對三一進行打壓了三一開始以被害者的形象出現。此之謂移花接木。

  第二招,指鹿為馬。11月29日,《環球企業家》署名為嶽淼的記者,推出了影響巨大的封麵文章《三一恨別長沙梁穩根的內心獨白》。在這篇報道中,用讓中國最大的工程機械製造商被逼出走長沙這樣的定語,對三一的輿論形象,進行了顛倒黑白的鏡像轉換。真正是指鹿為馬。

  第三招,暗度陳倉。12月1日,三一發布澄清公告,將搬遷理由基本鎖定規避同城惡性競爭。以中聯逼走三一為噱頭的商戰熱點,悄然轉移了此前的危機,實現了瞞天過海,暗度陳倉的目的。

  《獨白》發表後,中聯重科一下被打懵了,6個多月來,企業被打上涉黑標簽,在輿論異樣的眼光中被幾度妖魔化,不僅品牌受損,股價下跌,連自己的員工都因壓抑和委屈,對企業產生了不理解。今年一季度,中聯重科的銷售情況不是很好,與此也有莫大關係。

  而三一卻以被傷害者的悲情形象,為遷都北上巧妙地找到了一個合理的借口。在這個理由下,三一無論是向地方政府施壓,還是借機裁員優化業績和賬目,就都有了充足的空間。

  《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的消息證實,證監會有關領導對此有過批評:某著名的機械類公司聲稱搬遷北京,硬是把折舊費用、把壞賬準備、幾十億的應收賬款往下降,業績就出來了,5萬人裁人1/3。國信證券、國泰君安的研報也證明了這個問題。2012年,三一重工因會計變更壞賬計提比例增加淨利潤4.1億元,占淨利比例7%;人員優化後總人數從5萬下降到3.5萬。

  獨董調查的結果,讓中聯重科鬆了一口氣。孫昌軍說。菠菜娛樂很希望能讓社會公眾,讓投資者和客戶們知道,中聯重科到底是一家什麽樣的企業,但菠菜娛樂不想卷入口水仗,菠菜娛樂希望用事實來說話,希望這份調查報告能還菠菜娛樂一個清白。

  但長達六個月的時間的緘默,既給了對手足夠多的時間,也令中聯的中小投資者和股民蒙受了損失。對四位獨董花了整整半年取得的這份報告,三一一句輕飄飄的缺乏獨立性,就將相關內容打了太極。這也從一個側麵說明,當前市場環境仍的不正常。單靠輿論監督和上司公司自己來維護市場秩序,缺乏足夠的力度,政府監管和法律保障不可或缺。

  同行競爭在所難免,但采取怎樣的手段卻有待商榷。一味的輿論攻擊既不能做大市場蛋糕,也很難從對手口裏奪食,絕非領導者企業所為。因為,真相可能遲到,但卻不會缺席。

標簽